两三下

“共性”有一种幸福感。

每个城市都有它们原始的形态,在里头获取影像,前提是“生产符号”的确定。时间的记忆构成了我的潜意识,按照自己所需放入其中,“符号”的能量使片子的产生。那些看似固定的街道场景,更像一座庞大的装饰品,随着人们的“活力”变更着。你期待着实践和理念之间的精心计算。可它永远是被“异化”的,承载着多义性和暖味性。每一条街道,每格空间所“分泌”出来的气氛,使自己对它的体验变得更加狂热或增加少许的满足感。但丝毫不损它原始的形态,情感这时很容易被迷惑,它来了,又走了,感觉受到引导。更确切地说,它变成了一种价值的判断。

我常常在夜晚12点之后走在上海的小街上,所以就有了很多关于植物和很贴近地面的片子。选择是自由的,但也是强制的,因为我总不能清楚它是什么,慢慢地就成了爱和被爱的关系。以至后来,望到远处一棵不可接近的大树,我也不管成像质量怎样,闪光之后发觉它其实很孤独……这只是其中“异化”的个案。有些用植物合成的城市“美容品”在夜色下显得非常诡异。发觉里面有多样的“情绪”,我可能会再过一段时间拍。这时可能与相机特性相悖,甚至曝光动作也是反常规的。起码这些影像不算美式崇高。掺和了旧事的终端,可多心的我又想其中在获取现实的始端。上述倾向同时存在,互相诱惑,交织在一起。

场景之外,有些朋友被我带了进来。虚构它也是为自己,记忆成了碎片,日子长了,地域和时间的分隔感被打破。镜头会持续下去,不断的重复需要耐力去适应。这时瞬间并不重要了,情感分歧的反思维性被引入在过去杂乱体验的记忆中去。  为了看得更清楚,我会游离两极之外,越畏惧就越容易接近中心。

做为一个影像工作者,常面临的是某种力量的瓦解和重组。它被延续下来。如果“味道”没变,那可能是自己做出了违反惯例的判断。辨证的方向从来就不是已知的,“飘”在几个城市之间,给了我意义上的不确定性。反映在平面里是一种形态,给我的快感是不受约束。如同自然,既能如此就只能如此。像一个很有张力的构图一样。但在脑子里不重要了。

幸福就是按了两三下。

“共性”有一种幸福感。

每个城市都有它们原始的形态,在里头获取影像,前提是“生产符号”的确定。时间的记忆构成了我的潜意识,按照自己所需放入其中,“符号”的能量使片子的产生。那些看似固定的街道场景,更像一座庞大的装饰品,随着人们的“活力”变更着。你期待着实践和理念之间的精心计算。可它永远是被“异化”的,承载着多义性和暖味性。每一条街道,每格空间所“分泌”出来的气氛,使自己对它的体验变得更加狂热或增加少许的满足感。但丝毫不损它原始的形态,情感这时很容易被迷惑,它来了,又走了,感觉受到引导。更确切地说,它变成了一种价值的判断。

我常常在夜晚12点之后走在上海的小街上,所以就有了很多关于植物和很贴近地面的片子。选择是自由的,但也是强制的,因为我总不能清楚它是什么,慢慢地就成了爱和被爱的关系。以至后来,望到远处一棵不可接近的大树,我也不管成像质量怎样,闪光之后发觉它其实很孤独……这只是其中“异化”的个案。有些用植物合成的城市“美容品”在夜色下显得非常诡异。发觉里面有多样的“情绪”,我可能会再过一段时间拍。这时可能与相机特性相悖,甚至曝光动作也是反常规的。起码这些影像不算美式崇高。掺和了旧事的终端,可多心的我又想其中在获取现实的始端。上述倾向同时存在,互相诱惑,交织在一起。

场景之外,有些朋友被我带了进来。虚构它也是为自己,记忆成了碎片,日子长了,地域和时间的分隔感被打破。镜头会持续下去,不断的重复需要耐力去适应。这时瞬间并不重要了,情感分歧的反思维性被引入在过去杂乱体验的记忆中去。  为了看得更清楚,我会游离两极之外,越畏惧就越容易接近中心。

做为一个影像工作者,常面临的是某种力量的瓦解和重组。它被延续下来。如果“味道”没变,那可能是自己做出了违反惯例的判断。辨证的方向从来就不是已知的,“飘”在几个城市之间,给了我意义上的不确定性。反映在平面里是一种形态,给我的快感是不受约束。如同自然,既能如此就只能如此。像一个很有张力的构图一样。但在脑子里不重要了。

幸福就是按了两三下。

“共性”有一种幸福感。

每个城市都有它们原始的形态,在里头获取影像,前提是“生产符号”的确定。时间的记忆构成了我的潜意识,按照自己所需放入其中,“符号”的能量使片子的产生。那些看似固定的街道场景,更像一座庞大的装饰品,随着人们的“活力”变更着。你期待着实践和理念之间的精心计算。可它永远是被“异化”的,承载着多义性和暖味性。每一条街道,每格空间所“分泌”出来的气氛,使自己对它的体验变得更加狂热或增加少许的满足感。但丝毫不损它原始的形态,情感这时很容易被迷惑,它来了,又走了,感觉受到引导。更确切地说,它变成了一种价值的判断。

我常常在夜晚12点之后走在上海的小街上,所以就有了很多关于植物和很贴近地面的片子。选择是自由的,但也是强制的,因为我总不能清楚它是什么,慢慢地就成了爱和被爱的关系。以至后来,望到远处一棵不可接近的大树,我也不管成像质量怎样,闪光之后发觉它其实很孤独……这只是其中“异化”的个案。有些用植物合成的城市“美容品”在夜色下显得非常诡异。发觉里面有多样的“情绪”,我可能会再过一段时间拍。这时可能与相机特性相悖,甚至曝光动作也是反常规的。起码这些影像不算美式崇高。掺和了旧事的终端,可多心的我又想其中在获取现实的始端。上述倾向同时存在,互相诱惑,交织在一起。

场景之外,有些朋友被我带了进来。虚构它也是为自己,记忆成了碎片,日子长了,地域和时间的分隔感被打破。镜头会持续下去,不断的重复需要耐力去适应。这时瞬间并不重要了,情感分歧的反思维性被引入在过去杂乱体验的记忆中去。  为了看得更清楚,我会游离两极之外,越畏惧就越容易接近中心。

做为一个影像工作者,常面临的是某种力量的瓦解和重组。它被延续下来。如果“味道”没变,那可能是自己做出了违反惯例的判断。辨证的方向从来就不是已知的,“飘”在几个城市之间,给了我意义上的不确定性。反映在平面里是一种形态,给我的快感是不受约束。如同自然,既能如此就只能如此。像一个很有张力的构图一样。但在脑子里不重要了。

幸福就是按了两三下。

“共性”有一种幸福感。

每个城市都有它们原始的形态,在里头获取影像,前提是“生产符号”的确定。时间的记忆构成了我的潜意识,按照自己所需放入其中,“符号”的能量使片子的产生。那些看似固定的街道场景,更像一座庞大的装饰品,随着人们的“活力”变更着。你期待着实践和理念之间的精心计算。可它永远是被“异化”的,承载着多义性和暖味性。每一条街道,每格空间所“分泌”出来的气氛,使自己对它的体验变得更加狂热或增加少许的满足感。但丝毫不损它原始的形态,情感这时很容易被迷惑,它来了,又走了,感觉受到引导。更确切地说,它变成了一种价值的判断。

我常常在夜晚12点之后走在上海的小街上,所以就有了很多关于植物和很贴近地面的片子。选择是自由的,但也是强制的,因为我总不能清楚它是什么,慢慢地就成了爱和被爱的关系。以至后来,望到远处一棵不可接近的大树,我也不管成像质量怎样,闪光之后发觉它其实很孤独……这只是其中“异化”的个案。有些用植物合成的城市“美容品”在夜色下显得非常诡异。发觉里面有多样的“情绪”,我可能会再过一段时间拍。这时可能与相机特性相悖,甚至曝光动作也是反常规的。起码这些影像不算美式崇高。掺和了旧事的终端,可多心的我又想其中在获取现实的始端。上述倾向同时存在,互相诱惑,交织在一起。

场景之外,有些朋友被我带了进来。虚构它也是为自己,记忆成了碎片,日子长了,地域和时间的分隔感被打破。镜头会持续下去,不断的重复需要耐力去适应。这时瞬间并不重要了,情感分歧的反思维性被引入在过去杂乱体验的记忆中去。  为了看得更清楚,我会游离两极之外,越畏惧就越容易接近中心。

做为一个影像工作者,常面临的是某种力量的瓦解和重组。它被延续下来。如果“味道”没变,那可能是自己做出了违反惯例的判断。辨证的方向从来就不是已知的,“飘”在几个城市之间,给了我意义上的不确定性。反映在平面里是一种形态,给我的快感是不受约束。如同自然,既能如此就只能如此。像一个很有张力的构图一样。但在脑子里不重要了。

幸福就是按了两三下。

“共性”有一种幸福感。

每个城市都有它们原始的形态,在里头获取影像,前提是“生产符号”的确定。时间的记忆构成了我的潜意识,按照自己所需放入其中,“符号”的能量使片子的产生。那些看似固定的街道场景,更像一座庞大的装饰品,随着人们的“活力”变更着。你期待着实践和理念之间的精心计算。可它永远是被“异化”的,承载着多义性和暖味性。每一条街道,每格空间所“分泌”出来的气氛,使自己对它的体验变得更加狂热或增加少许的满足感。但丝毫不损它原始的形态,情感这时很容易被迷惑,它来了,又走了,感觉受到引导。更确切地说,它变成了一种价值的判断。

我常常在夜晚12点之后走在上海的小街上,所以就有了很多关于植物和很贴近地面的片子。选择是自由的,但也是强制的,因为我总不能清楚它是什么,慢慢地就成了爱和被爱的关系。以至后来,望到远处一棵不可接近的大树,我也不管成像质量怎样,闪光之后发觉它其实很孤独……这只是其中“异化”的个案。有些用植物合成的城市“美容品”在夜色下显得非常诡异。发觉里面有多样的“情绪”,我可能会再过一段时间拍。这时可能与相机特性相悖,甚至曝光动作也是反常规的。起码这些影像不算美式崇高。掺和了旧事的终端,可多心的我又想其中在获取现实的始端。上述倾向同时存在,互相诱惑,交织在一起。

场景之外,有些朋友被我带了进来。虚构它也是为自己,记忆成了碎片,日子长了,地域和时间的分隔感被打破。镜头会持续下去,不断的重复需要耐力去适应。这时瞬间并不重要了,情感分歧的反思维性被引入在过去杂乱体验的记忆中去。  为了看得更清楚,我会游离两极之外,越畏惧就越容易接近中心。

做为一个影像工作者,常面临的是某种力量的瓦解和重组。它被延续下来。如果“味道”没变,那可能是自己做出了违反惯例的判断。辨证的方向从来就不是已知的,“飘”在几个城市之间,给了我意义上的不确定性。反映在平面里是一种形态,给我的快感是不受约束。如同自然,既能如此就只能如此。像一个很有张力的构图一样。但在脑子里不重要了。

幸福就是按了两三下。